2019-12-02

中国九宫风水网

九宫风水创始人刘泽良六爻八卦预测陵园公墓祖坟风水乡村庄寨住房风水案例都市小区楼盘楼房风水公司厂房办公座位风水店铺宾馆酒店风水营造生基风水改运别墅豪宅装饰装修风水服饰佩戴汽车座驾风水男女合婚情感婚姻风水公司企业姓氏起名改名面相手相站相坐相走相说字测字解字拆字断字做梦说梦易学解梦断梦古今名人祖坟住房风水古城古寨古村古镇风水古宅古墓古寺古庙风水古今凶宅凶坟风水案例民俗节日嫁娶丧葬文化阴宅阳宅风水知识大全
九宫风水创始人刘泽良六爻八卦预测陵园公墓祖坟风水乡村庄寨住房风水案例都市小区楼盘楼房风水公司厂房办公座位风水店铺宾馆酒店风水营造生基风水改运别墅豪宅装饰装修风水服饰佩戴汽车座驾风水男女合婚情感婚姻风水公司企业姓氏起名改名面相手相站相坐相走相说字测字解字拆字断字做梦说梦易学解梦断梦古今名人祖坟住房风水古城古寨古村古镇风水古宅古墓古寺古庙风水古今凶宅凶坟风水案例民俗节日嫁娶丧葬文化阴宅阳宅风水知识大全
古今易学高人预测验例儒道释与孝道礼教文化易与人类自然生态环境易与医学茶道武术养生易与巫术符咒法术蛊术中国历代易学专家名人易与奇异灵异现象探秘易与股票期货彩.票投资易与现代企业行业管理地域风水文化地理图片易与国外风水风情习俗更多易经风水八卦天下事谈易与古今名人军事科技易学智慧综合知识凶宅买卖租赁案例古今风水故事趣闻新闻图
古今易学高人预测验例儒道释与孝道礼教文化易与人类自然生态环境易与医学茶道武术养生易与巫术符咒法术蛊术中国历代易学专家名人易与奇异灵异现象探秘易与股票期货彩.票投资易与现代企业行业管理地域风水文化地理图片易与国外风水风情习俗更多易经风水八卦天下事谈易与古今名人军事科技易学智慧综合知识凶宅买卖租赁案例古今风水故事趣闻新闻图

清朝官员曾国藩对祖坟风水的认识

首页    栏目导航    16古今名人祖坟住房风水    清朝官员曾国藩对祖坟风水的认识

曾国藩祖坟风水图

曾国藩祖坟风水图

曾国藩也相信祖坟风水吗?

    其实曾国藩早年不信风水,他曾说过“我平日最不信风水”,只信朱熹“山环水抱”、“藏风聚气”之说的话(《道光二十九年三月廿一日与诸弟书》,钟叔河编 《曾国藩往来家书全编》,海南出版社1997年版,上卷第84—85页。以下引文只注明卷别和页码)。曾国藩不信风水是有家族传统的,至少他的曾祖父曾玉屏(字星冈)就不信这套迷信的东西,“平日最恶人子欲求吉地久暴亲柩”(道光二十九年十一月初三日父亲来书,上卷,94)。曾国藩年轻时在家、尚未走上仕途前,想必常听祖父谈起过对风水的态度,他自己后来回忆说:“吾祖星冈公在时,不信医药,不信僧巫,不信地仙。”(咸丰十年十二月廿四日与澄弟书,中卷,412)由于受祖父潜移默化的影响,曾国藩不信风水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了。

    道光二十六年(1846)九月十八日,祖母去世,曾国藩面临长辈的“阴宅祖坟”问题。他对祖母的坟地选址不甚满意,给祖父写了一封信,希望改葬:“孙幸蒙祖父福佑,忝居士大夫之末,则祖母坟茔必须局面宏敞,其墓下拜扫之处须宽阔,其外须立诰封牌坊,又其外须立神道碑。木斗冲规模隘小,离河太近,无立牌坊及神道碑之地,是以孙不甚放心。意欲从容另寻一地,以图改葬,不求富贵吉祥,但求无水蚁无凶险,面前宏敞而已,不知大人以为如何?”(道光二十七年正月十七日与祖父书,上卷,68)次日,他又给父亲写了一封信,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可是,祖父不同意改葬。大概与此同时,曾国藩的弟弟曾国潢、曾国荃等也希望改葬,所以他反过来又写信劝他们尊重祖父的意见,不要过于固执:“日前所开山向凶吉之说,亦未可尽信。山向之说,地理风水也;祖父有命而子孙从之,天理也。祖父之意已坚,而为子孙者乃拂违其意而改卜他处,则祖父一怒,肝气必郁,病势必加,是已大逆天理,虽得吉地,犹将变凶,而况未必吉乎?自今以后,不必再提改葬之说了,或吉或凶,听天由命吧。”(道光二十七年二月十二日与澄沅季书,中卷,57)曾国藩认为,“地理”(风水)应服从“天理”(孝道)。我们看到,曾国藩在考虑“阴宅”的时候,重点不在于风水,而在于排场。由于他此时已跻身翰林院,他希望祖母的坟地“面前宏敞”,有足够的地方立诰封牌坊和神道碑,以光宗耀祖。

    但是,时过境迁,人的思想难免发生变化。仅仅过了不到半年的时间,曾国藩对祖坟风水态度就有了很大的变化。其间有三件事让他心情舒畅:一是祖父的病已经痊愈,二是困扰他自己多时的癣疾也好了,而最重要的则是他的官衔“骤升至二品”。于是,他在给几个弟弟的信中,口气大变,说祖母坟地“风水之好可知也,万万不可改葬。若再改葬,则谓之不祥,且大不孝矣。”(道光二十七年六月十八日与澄沅季书,中卷,61—62)半年前,他嫌祖母坟前地势不够开阔,不气派,希望改葬;现在自己升官了,曾国藩觉得是因为祖母坟地风水好,若再改葬,则既不祥且大不孝。两年后,曾国藩对此更是深信不疑:“自丙午冬葬祖妣大人于木兜(斗)冲之后,我家已添三男丁,我则升阁学,升侍郎,九弟则进学补廪,其地之吉,已有明效可验……木兜(斗)冲之地,予平日不以为然,而葬后乃吉祥如此,可见福人自葬福地,绝非可以人力参预其间。”(道光二十九年三月廿一日与诸弟书,中卷,84—85)在曾国藩看来,“福地”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此后几年,曾国藩对风水颇为热心,为自己不善此道而遗憾,还曾嘱咐弟弟曾国葆留心学习风水。

    咸丰七年(1857)二月初四日,父亲曾麟书去世了,曾国藩丁忧在籍,为长辈寻求理想“阴宅风水”的念头一直在心中萦绕。一年多时间里,他先后请过刘为章、杜茂才、许九霞等多位地师相地。但是,结果并不理想,“吉壤难得,即仅图五患之免,亦不易易。”(咸丰八年五月三十日与沅弟书,中卷,246。“五患之免”,据程颐《伊川文集》卷六《葬说》云,祖先坟墓“须使异日不为道路,不为城郭,不为沟池,不为贵势所夺,不为耕犁所及”。与风水之说显然不是一回事。)以至于起复后,他仍无可奈何却又心有不甘地感叹道:“余于亲在日,不克笃一日之孝养;亲没之后,又不克求一善地用妥先灵。诸弟若能尽心竭力肩任此事,则余寸心之疚可少释耳。”(咸丰八年八月初十日河口营中与澄沅季书,中卷,261)

    咸丰八年(1858)十月,曾国藩弟弟曾国华在安徽庐州三河与太平天军交战中阵亡。曾国藩得到消息以后,“悲恸填膺,减食数日”(黎庶昌:《曾国藩年谱》,岳麓书社1986年版,101)。曾国华虽然过继给叔父,两人终究还是同胞的兄弟,感情并不因此而稍减,曾国藩闻听凶讯时的悲愤心情可想而知。更不幸的是,过了三个多月才找到一具无头的尸体,只能权当是曾国华的。经过这次心灵上的刺激,曾国藩对风水的态度有了一些变化。此前丁忧期间,虽然一直希望为祖父母、父母另择吉城,而且请了许多风水先生,跑了不少地方,但那时的心态并不急切,没有找到理想的地点之前,不轻易改葬,因为在他的心目中,自己官运亨通毕竟多少与祖母坟地风水还有些联系。这次则有所不同,他开始怀疑曾国华阵亡可能与父母坟地风水有关,因而强调要尽快改葬二亲:“如温弟(曾国华字温甫)之变果与二坟相关,则改葬可以禳凶而迪吉;若温弟事不与二坟相关,亦宜改葬,以符温弟生平之议论,以慰渠九泉之孝思。”(咸丰八年十一月十二日建昌营中与诸弟书,中卷,282)不仅如此,他还对当年没有仔细为父亲寻求理想“阴宅”而懊悔:“自温弟遭难后,余常以(咸丰)七年择地不慎为悔,故此时求改葬之意,尤形迫切。”(咸丰九年二月廿三日与诸弟书,中卷,299)

     曾国藩向来以老庄之道为修身之本,经过这次变故,他回顾了家族30多年来的历史,“吾家自道光元年(1821)即处顺境,历三十余年均极平安。自咸丰年来,每遇得意之时,即有失意之事相随而至:壬子(1852)科,余典试江西,请假归省,即闻先太夫人之讣;甲寅(1854)冬,余克武汉田家镇,声名鼎盛,腊月二十五甫奉黄马褂之赏,是夜即大败,衣服、文卷荡然无存;六年(1856)之冬、七年之春,兄弟三人督师于外,瑞州(治所在今江西高安)合围之时,气象甚好,旋即遭先大夫之丧;今年(1858)九弟克复吉安,誉望极隆,十月初七接到知府道衔谕旨,初十即有温弟三河之变。”(咸丰八年十二月十六日与诸弟书,中卷,287)正所谓“福兮祸之所伏”。此时的他虽然仍未放弃改葬祖父母和父母的想法,但是,求平稳的念头已经重于追求富贵功名:“人力所能谋,只能求免水、蚁、凶煞三事,断不能求富贵利达。明此理,绝此念,然后能寻平稳之地。不明此理,不绝此念,则并平稳者亦不可得。”(咸丰九年正月十三日与诸弟书,中卷,292)“须将求富求贵之念消除净尽,但求免水蚁以安先灵,免凶煞以安后嗣而已……以吾所见所闻,凡已发之家,未有寻得大地者。沅弟(曾国荃字沅甫)主持此事,务望将此意拿得稳,把得定,至要至要!”(咸丰九年二月初三日与诸弟书,中卷,295)不仅如此,曾国藩还对风水及其他迷信活动进行批评。咸丰十年(1860),曾国藩闻听弟弟曾国潢(字澄侯)迷信活动后,写信回去,语气颇为严厉地批评了他:“吾祖星冈公在时,不信医药,不信僧巫,不信地仙。此三者,弟必能一一记忆。今我辈兄弟,亦宜略法此意,以绍家风。今年白玉堂做道场一次,大夫第做道场二次,此外祷祀之事,闻亦常有,是不信僧巫一节,已失家风矣。买地至数千金之多,是不信地仙一节,又与家风相背……地仙僧巫二者,弟向来不甚深信,近日亦不免为习俗所移,以后尚祈卓识坚定,略存祖父家风为要。天下信地信僧之人,曾见有一家不败者乎?”(咸丰十年十二月廿四日与澄弟书,中卷,412)曾国藩对风水已经转而持批评态度了。

    到此时,曾国藩对风水的态度经历了由不信到热心再到批评的转变:早年他不信风水;1847年,他官升几级,便开始相信并热心于风水;1858年曾国华阵亡后,他开始反思自己的家史,开始批评风水之类的迷信。总体而言,他对风水可以说是信而不迷。曾国藩之后,朝中许多大臣在反对“洋人”修建铁路、铺设电线、开办电报业务的提议时,将破坏风水、断绝龙脉作为重要理由。与他们相比,曾国藩在风水的问题上要理性得多。

 

2019年1月12日 18:00
浏览量:0
收藏